旅游新闻 ∠  您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旅游新闻 >
【文史博览】从这里他走向朝鲜战场
发布日期:2021-06-23 15:0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950年10月1日,西安人民隆重举行新中国成立一周年庆祝大会。大会上,由担任司令员的解放军第19兵团组织了9000余名指战员,同西安市的23万群众一起,在新城广场上,接受西北局、西北军政委员会主席彭德怀等领导同志的检阅。游行的人们喜气洋洋、载歌载舞,呈现出一片朝气蓬勃、欣欣向荣的景象。

  当晚,彭德怀以西北军政委员会主席的名义,举行了国庆招待会。在招待会上,他畅谈了西北地区一年来的成就,今后建设大西北的宏伟愿景。此时此刻的彭德怀一心一意考虑的是加速改善、扭转西北地区贫穷落后的现状。他没有想到,就在几天之后,新中国的历史和他个人的人生发生了重大变化。彭德怀司令员

  10月4日,国庆刚过,彭德怀召集厅局长以上的干部会议,研究大西北的经济发展问题。上午10时左右,从北京飞来一架苏制伊尔-14小型专机,悄然降落在西安机场。从机舱内走下中央办公厅警卫处两个人,直接乘车奔向西北军政委员会。255000有钱人论坛。在彭德怀的军事秘书杨凤安带领下走进会场,绕行到彭总近旁。彭德怀见状,立即刹住话头,询问地注视着二人。北京来人向彭德怀敬礼后,低声对他说:“首长,毛主席请你立刻坐飞机到北京开会。”彭德怀惊奇地问:“我已接到北京的电话,但不知开什么会?是不是原先决定召开的汇报三年经济恢复计划的会?”来人回答说:“我们也不清楚。周总理只是对我们交待说:‘飞机一到西安,就马上接彭老总来北京,一分钟也不准停留。’”彭德怀迟疑一会儿说:“那我总要给西北局和西北军区的领导同志打个招呼吧?”来人催促说:“不行,对谁也不能讲,要赶快去机场。”

  彭德怀还是把西北局秘书长常黎夫找来,做了简单交代。此时,一贯深思熟虑、沉着冷静的彭德怀,对这突发的紧急情况也感到迷惑不解,他对秘书张养吾说:“你把各单位报来的三年经济恢复发展的规划方案、调查报告通通带上,马上和我坐飞机去北京。”

  因为时间太紧,他们连换洗的衣服也顾不上带,就马上乘车飞奔机场。上午10时50分左右,飞机穿过西安上空的云雾,直飞北京。这架能容纳20多人的飞机,除了北京中办警卫处的两人外,就是彭德怀、秘书张养吾、警卫员郭洪光3人,机舱显得空荡荡的。

  这时,古都西安庆祝建国一周年的节日气氛尚未完全消退,没有人注意到这架飞机。而机舱里坐着的西北军政委员会主席彭德怀,走得十万火急,竟没有来得及与夫人浦安修招呼。

  10月4日下午4时05分,飞机在北京西郊万寿山机场降落。彭德怀跨出机舱,快步走下舷梯,中央办公厅警卫处科长李树槐迎上前来敬礼,他对彭德怀说:“彭总,本来周总理昨天就让去接你,但昨天下雨,飞机不能起飞。今天又是阴天,气流不稳,一路辛苦了。毛主席交代说,请你先到北京饭店休息一下,然后再去中南海参加会议。”彭德怀高声说:“不是命令我一分钟也不能停留吗?我不需要休息,请司机同志直接将车开到中南海毛主席那里去!”

  汽车很快驶进中南海,停在丰泽园门前。走进颐年堂会议室,中央正在召开关于出兵援朝的紧急会议,彭德怀满脑子仍然装的是如何建设开发大西北的问题,对此次会议并无思想准备,香港新港城这时他只好侧耳静听其他同志发言。有的主张不出兵,有的主张暂不出兵,其理由是:(一)我国经过了几十年战争的摧残,国民经济遭受严重破坏,战争创伤亟待恢复,而财政又十分困难;(二)国内还有部分边远地区和沿海岛屿尚未解放,100万残余部队和土匪特务亟待肃清;(三)广大的新解放区尚未进行土地改革,新建的各级政权也还不巩固;(四)解放军的武器装备远远落后于美军,更无制空权和制海权。

  10月5日,主席继续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。经过热烈讨论,最后确定了抗美援朝、出兵参战的决策。在美军越过“三八线日,由主席提议,并经政治局一致通过,决定派彭德怀同志立即率志愿军入朝参战。

  彭德怀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,对于这突然压在他肩上的重担,表现出一个真正人的坚强党性,他当即表示,坚决服从中央决定。

  自10月4日到北京之后,彭德怀一直悄然无声地下榻在位于王府井大街南口的北京饭店309房间。身着一身黄呢子军装的他,不言不语,来去匆匆,除了饭店的领导和保卫科的工作人员外,谁都不知道这位客人,就是赫赫有名的彭大将军。当10月4日深夜,深感疲倦的彭德怀走进饭店房间时,眼前是一片意外和生疏的景象:一盏盏耀眼的花灯映照着红彤彤的地毯,高大的穿衣镜竖立在一排金丝沙发的中间……这位长期居住在茅屋、草房、土炕、窑洞的统帅立刻感到不大习惯。1968年9月,他在《自述》中追述自己当时的心情时写道:“当晚怎么也睡不着,我以为是沙发床,此福受不了,于是搬在地毯上,也睡不着。”

  一连几日,彭德怀参加了一连串出国作战的各项准备工作会议。一天清晨,他对秘书说:“你把我在北京的几个侄子侄女接到饭店来,我想看看他们。”1940年10月,彭德怀在华北敌后战场上指挥八路军抗击日寇时,在他的家乡湖南湘潭制造了湘潭惨案,他的两个兄弟壮烈牺牲。新中国成立后,彭德怀把两个弟弟的孩子们接到北京上学。彭德怀没有亲生子女,对待侄子侄女如同己出,他有着深切的舐犊之情。

  彭德怀知道,再过一天,他就要率领志愿军入朝作战了。他微笑着对娃们说:“伯伯后天就要离开北京执行任务去了,今天把你们接来,是想看看你们。”

  晚上,他拒绝了秘书好意,没有给孩子们另开房间,而是一块打地铺。看着孩子们躺下,彭德怀给他们一一盖好被子,亲眼看着孩子们进入梦乡后,他才躺下休息。

  10月19日傍晚,夜幕逐渐降临。彭德怀肃立在鸭绿江边,默默地注视着大军渡江。黑压压望不见首尾的行列,静悄悄地,只能听到窸窣的步履声。天空阴沉沉的,入冬之际,寒风带着绵绵细雨拂向他的面颊,他却毫不在意。此刻,他在思索:从朝方朴一禹谈到的情况分析,说不定此时平壤已陷入敌手了,可我率领的大军才刚刚开始跨越界江。

  这时,他的秘书杨凤安提醒说:“彭总,朝鲜外相朴宪永在新义州等我们去见金日成首相呢,我们该走啦。”彭德怀“哦”了一声,回过身来朝十三兵团司令员邓华、副司令员洪学智叮嘱说:“我得马上走了。你们几位把部队入朝后作战的具体任务、集结地点以及可能出现的情况,再仔细研究一下。一定要组织好整个部队的过江行动,不能出一点纰漏!”

  军情紧急,彭德怀甚至来不及换装,仍旧身着从西安穿来的旧粗呢子黄军装,乘坐军用吉普车离开了祖国。汽车进入朝鲜国土,彭德怀突然命令司机停车,他将头伸出窗外,默默地向鸭绿江大桥的北方瞭望。他是想再望一眼祖国的大好河山呢?还是望一眼这随时可能遭敌机炸毁的鸭绿江铁桥呢?或是瞭望即将跨江而过的志愿军先头部队呢?他没说一句话,随即将车门关好,命令司机“开车”!他是率先踏上朝鲜前线的志愿军统帅。从此,志愿军军歌“雄赳赳,气昂昂,跨过鸭绿江”唱响大地。

  1953年9月12日,中南海怀仁堂座无虚席,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在这里举行扩大会议,听取彭德怀《关于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工作报告》,会议由主席主持。彭德怀详细叙述了中国人民志愿军英勇作战的过程,和为保卫和平、反抗侵略取得的伟大胜利。彭德怀的报告不时被热烈的掌声所打断。在报告的最后,彭德怀说:“一个觉醒了的,敢于为祖国的光荣、独立和安全而奋起战斗的民族是不可战胜的!”

  彭德怀不愧是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伟大战士,不愧为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子,不愧为百万英雄志愿军的英明统帅。



Power by DedeCms